聊斋月夜畅想曲

  • 文艺天地 | 2020-01-03 13:38:28 | 来源:中国记者联盟网
  • 0


    《聊斋》周雁翔摄影

    散文:

    聊斋月夜畅想曲

    周雁翔

      喧闹了一天的聊斋小院,在夕阳的余晖中送走了最后的游人。仿佛是大海退潮,留下了一片寂静;又仿佛是鸟儿归林,收住了一天奔波而又疲惫的翅膀。此时,做一个深呼吸,心里顿觉轻松了许多,环顾聊斋小院的一草一木,渐渐的模糊起来,夜幕降临了,聊斋的夜是那样的宁静,安谧。我独自徘徊在聊斋小院,月芽儿,象一支小船,从云海的浪花上跃出,那繁星点点、闪闪烁烁,就象她四溅的水珠,透过聊斋的竹林,柳梢,跃过聊斋的屋脊、门楼,看那月芽儿分外的明亮,分外的美丽,如水如银的月光,带着她独特的厚爱,给聊斋的房舍、绿树、红花一一剪影,而聊斋小院的点点滴滴也注以深情的凝望,许是灵气的交流,几多诗意,几多画意,竟厶勺.起万般的思绪,使一颗不甘寂寞的心,从聊斋的月夜里飞出。

      记得,初次踏上这片热土,一股异样的感觉涌动在心头,象是初学气功的人找到了气感,又象是耍抢弄棒的人找到了用武之地,心中的热流与这片热土吻合了。老馆长如数家珍的话语,游客们来探奇寻幽的渴求,无不牵动着我的梦魂。于是白天与伙伴们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迎来送往;夜晚一窗灯影伴一轮明月,又在学海里荡舟。多少个这样的白昼,多少个这样的夜晚,我们的汗水在八方来客的笑脸上闪光,我们的心血在聊斋小院里开出了多少艳丽的花朵,结出了多少甜蜜之果。我们的馆藏从原来的不足百件,逐步征集丰富到万件有余,我们的队伍从原来的五个人,发展到今天拥有群众工作部、陈列技术部、资料征管部、综合服务部、办公室、保卫科、《蒲松龄研究》编辑部等七个部门,四十余人的规模;我们的讲解导游工作从无到有,逐步壮大,小有名气。至今我们已接待了来自国内外的游客二百余万人次,出售宣传品三百余万件;我们的研究队伍不断壮大,现已召开国际性的聊斋学研讨会一次,全国性的二次,全市性的四次;出版专著、论文、稿件等共计三百余万字;为了使游客得到更多的知识和满足,我们大胆的复原了三十余年来未曾改变的聊斋故居,重新设计了蒲松龄纪念馆的陈列大纲,更新充实了蒲松龄的生平著作和其它附属陈列,形成了以聊斋为核心,及蒲松龄生平、著作、外文版本、研究彩塑、书画、聊斋影视、回顾与展望等七个展室,详尽的介绍了蒲松龄坎坷的一生和其洋洋二百万言的著述,得到了专家学者和广大游客的承认和好评。为此,我们赢得了文明单位、花园式单位、卫生先进单位、双文明单位、青年文明示范岗等荣誉称号,并多次被评为对外宣传、文物安全、以文补文及旅游行业先进集体。面对这如许多的荣誉,我们并不满足,因为我们想的足聊斋的明天。

      记得,那是一个满月的夜晚,我独自徘徊在聊斋小院。微风轻拂,竹影清辉,绿树婆娑。叶儿沙沙发响,似与我喃喃细语。在人妖鬼狐艺术世界的发祥之地,我呆呆望着一轮满月,想着满月里那美妙的传说和宫阕。又启出了我思想的闸门……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面对着改革的大潮,真是八仙过海百帆竞争,我们怎么办?聊斋怎么办?文博改革的出路又在何处呢?一连串的问号象石块激动着我不平静的心湾。我们分析了本馆的情况,提出了新的建馆方针:走文博与园林结合、与旅游结合、并进一步与教育结合的方针。我们把室内陈列和庭院绿化陈列融为一体,聊斋的小竹林寓意深远,豆栅瓜架独具韵味。春天,香玉葛中牡丹仙子们结伴而来,夏日,荷花三娘子亭亭玉立在水面;秋时,菊仙黄英姐妹们尽情的舒展;冬雪中,更有梅花怒放香满聊斋。

      一缕月光,泻进聊斋,映着蒲松龄的画像,映着室内的桌椅、土炕、还有蒲松龄用过的笔砚,及从这笔底砚上走出的人妖鬼狐的艺术世界。而今,当年的“青林黑塞”已变成了五湖四海。港台的“聊斋热”,国内各电视台竞相拍摄“聊斋戏”真正达到了有“井水处”便有聊斋故事传播的程度。可作为蒲松龄纪念馆,如何进一步宣传蒲松龄,展现蒲松龄的著作,强烈的使命感和责任感又袭上心头。蒲松龄故居旨在恢复原貌,他是历史文化的一个凝固点,是特定的蒲松龄的生活场面。我们的建设、布局、格调,只能一步步贴近它,而纪念馆必须合着时代的脉搏一起跳动,充分利用现代科学来展示我们的陈列主题。于是,在这聊斋的不眼之夜里,一个新的设想、新的计划、又孕育产生。蒲松龄故居和蒲松龄纪念馆是两个不同概念,必须分开建设才能各自发挥其功能,而建设“聊斋大世界”是发展的必由之路,也是我们淄博文化的龙头。欣喜的是这个计划已被淄博市政府批准,我们也秣马砺兵,整装待发。当聊斋学的资料中心、研究中心、展览中心、旅游中心、娱乐中心形成之日,才是我们真正的开心之日啊。

      月斜西天,星有倦意。我却收不住思想的缰绳.。旧事未忘,新事又起。月缺勾我一串思绪,月圆还我一幅画图。

      聊斋的月夜是我的诗眼,它系着我的灵魂。牵动着我的肺腑。我爱聊斋,我爱聊斋的月夜。不知道生命的光华是否能化作天际的那颗启明星,当明天聊斋的太阳升起的时候,我愿与她笑着隐退而去。


    壁画《人妖鬼狐的艺术世界》

      原展现在蒲松龄故居聊斋后院,后遭人毁掉了,好在还有照片资料辛存,给人留下了无尽的遐想和美好和不解的谜。

    注:作者周雁翔曾任蒲松龄纪念馆馆长并创刊了《蒲松龄研究》季刊、开创了蒲松龄纪念馆的辉煌。虽然他已离开多年,但在他心灵深处有一个聊斋情结和不解的眷恋,这篇散文就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写照。作者现任:中国传统文化促进会高级文化艺术顾问、中国丝路文化促进中心主任、华夏雁翔国际文化交流中心主席;中国诗书画印艺术研究院院长;华夏聊斋文化研究院院长、孟姜女纪念馆终身荣誉馆长等。

      责任编辑:田剑

    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记者联盟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